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总集 > 全齐文 >

卷十八

卷十八

  ◎ 虞玩之

  玩之字茂瑶,会稽馀姚人。宋大明中为东海王参军、乌程令,泰始中,除晋熙王国郎中令、尚书起部郎、通直郎,元徽中为右丞,迁安成王车骑录事,转少府。高帝为骠骑,引为谘议参军,迁骁骑将军、黄门郎,领郡中正,入齐,至永明八年致仕。

    ◇ 陈时事表  天府虚散,垂三十年。江、荆诸州,税调本少,自顷以来,军募多乏。其谷帛所入,折供文武。豫、兖、司、徐,开口待哺,西北戎将,裸身求衣。委输京都,盖为寡薄。天府所资,唯有、淮海。民荒财单,不及曩日。而国度引费,四倍元嘉。二卫台坊人力,五不馀一;都水材官朽散,十不两存。备豫都库,材竹俱尽;东西二?萄,砖瓦双匮。敕令给赐,悉仰交市。尚书省舍,日就倾颓,第宅府署,类多穿毁。视不遑救,知不暇及。寻所入定调,用恒不周,既无储蓄,理至空尽。积弊累)耗,钟於今日。昔岁奉敕,课以扬、徐众逋,凡入米谷六十万斛,钱五千馀万,布绢五万匹,杂物在外,赖此相赡,故得推移。即今所悬转多,兴用渐广,深惧供奉顿阙,军器辍功,将士饥怨,百官骞禄。署府谢雕丽之器,土木停缇紫之容,国戚无以赡,勋求无以给。如愚管所虑,不日则岁矣。

  经国远谋,臣所不敢言,朝夕祗勤,心存於匪懈。起伏震遽,事属冒闻。伏愿陛下留须臾之鉴,垂永代之计,发不世之诏,施必行之典。则氓隶齐欢,高卑同泰。(《宋书·後废帝纪》,元徽四年五月,尚书右丞虞玩之表陈时事。帝优诏答之。)

    ◇ 黄籍革弊表  宋元嘉二十七年,八条取人,孝建元年书籍,众巧之所始也。元嘉中,故光禄大夫傅隆,年出七十,犹手自书籍,躬加隐校。隆何必有石建之慎,高柔之勤,盖以世属休明,服道?身故耳。今陛下日盱忘食,未明求衣,诏逮幽愚,谨陈妄说。古之共治天下,唯良二千石,今欲求治取正,其在勤明令长。凡受籍,县不加检合,但封送州,州检得实,方却归县。吏贪其赂,民肆其奸,奸弥深而却弥多,赂愈厚而答愈缓。自泰始三年至元徽四年,扬州等九郡四号黄籍,共却七万一千馀户。於今十一年矣,而所正者犹未四万。神州奥区,尚或如此,江、湘诸部,倍不可念。愚谓宜以元嘉二十七年籍为正。民惰法既久,今建元元年书籍,宜更立明科,一听首悔,迷而不反,依制必戮。使官长审自检校,必令明洗。然後上州,永以为正。若有虚昧,州县同咎。今户口多少,不减元嘉,而板籍顿阙,弊亦有以。自孝建以来,入勋者众,其中操干戈卫社稷者,三分殆无一焉。勋簿所领,而诈注辞籍,浮游世要,非官长所拘录,复为不少,寻苏峻平後,庾亮就温峤求勋簿,而峤不与,以为陶侃所上,多非实录。寻物之怀私,无世不有,宋末落纽,此巧尤多。又将位既众,举恤为禄,实润甚微,而人领数万,如此二条,天下合役之身,已据其太半矣。又有改注籍状,诈入仕流,昔为人役者,今反役人。又生不长发,便谓为道,填街溢卷,是处皆然。或抱子并居,竟不编户,迁徙去来,公违土断。属役无满,流亡不归。宁丧终身,疾病长卧。法令必行,自然竞反。又四镇戍将,有名寡实,随才部曲,无辨勇儒,署位借给,巫媪比肩,弥山满海,皆是私役。行货求位,其途甚易,募役卑剧,何为投补?坊吏之所以尽,百里之所以单也。今但使募制明信,满复有期,民无迳路,则坊可立表而盈矣。为治不患无制,患在不行,不患不行,患在不久。(《南齐书·虞玩之传》,又见《通典》三。)

    ◇ 上表告退

  臣闻负重致远,力穷则困,竭诚事君,智尽必倾,理固然也。四十仕进,七十悬车,壮则驱驰,老宜休息。臣生於晋,长於宋,老於齐,世历三代,朝市再易。臣以宋元嘉二十八年为王府行佐,於兹三十年矣。自顷以来,衰耗渐笃。为性不懒惰,而倦怠顿来。耳目本聪明,而聋懵转积。脚不支身,喘不绪气。景刻不推,朝昼不保。大功兄弟,四十有二人,通塞寿夭,唯臣独存。朝露末光,宁堪长久。且知足不辱,臣已足矣。禀命饥寒,不求富贵,铜山由命,臣何恨焉,久甘之矣。直道事人,不免缧绁,属遇圣明,知其非罪,臣之幸厚矣。授命於道消之晨,效节於百揆之日,臣忠之效也。庆降於文明之初,荷泽於天飞之运,臣命之偶也。不谋巧宦而位至九卿,德惭李陵而忝居门下。尧舜无穷,臣亦通矣。年过六十,不为夭矣。荣期之三乐,东平之一善,臣俱尽之矣。经昏践乱,涉艰履危,仰圣德以求全,凭贤辅以申节,未尝厌屈於勋权,畏溺於狐鼠,臣立身之本,於斯不亏。在其壮也,当官不让。及其衰也,豪露靡因。伏愿慈临,赐臣骸骨。非为希高慕古,爱好泉林。特以丁运孤贫,养礼多阙,风树之感,夙自缠心,庶天假其辰,得二三年间,扫守丘墓,以此归全,始终之报遂矣。(《南齐书·虞玩之传》)

  ◎ 刘?

  ?字子圭,小名阿称,沛国相人,晋丹杨尹忄炎六世孙,大明中举秀才,除奉朝请,不就,除邵陵王郡主簿、安陵王国常侍、安成王抚军参军,免,除车骑参军、南彭城郡丞、尚书祠部郎,并不拜。齐受禅,重拜彭城郡丞,除会稽郡丞、步兵校尉,不拜,永明七年卒。天监元年,诏立碑,谥曰贞简先生。有集三十卷。    ◇ 与张融王思远书

  奉教使恭召,会当停公事,但念生平素抱,有乖恩顾。吾性拙人闲,不习仕进,昔尝为行佐,便以不能及公事免黜,此皆眷者所共知也。量己审分,不敢期荣。夙婴贫困,加以疏懒,衣服容发,有足骇者。中以亲老供养,褰裳徒步,脱尔逮今,二代一纪。先朝使其更自?正,勉厉於阶级之次,见其纟监缕,或复赐以衣裳,袁、褚诸公咸加劝励,终不能自反也。一不复为,安可重为哉?昔人有以冠一免不重加於首,每谓此得进止之仪。古者以贤制爵。或有秩满而辞老,以庸制禄,或有身病而求归者,永瞻前良,在己何若。又上下年尊,益不愿居官次,废晨昏也。先朝为此,曲申从许,故得连年不拜荣授,而带帖薄禄。既习此岁久,又齿长疾侵,岂宜摄斋河间之听,厕迹东平之僚?本无绝俗之操,亦非能偃蹇为高,此又诸贤所当深察者也。近奉初教,便自希得托迹於客游之末,而固辞荣级,其故何耶?以古之王侯大人。或以此延四方之士、甚美者则有辐凑燕路,慕君王之义,骧镳魏阙,高公子之仁;继有追申白而入楚,羡邹枚而游梁。吾非敢叨夫曩贤,庶欲从九九之遗踪,既於闻道集泮不殊,而幸无职司拘碍,可得奉温清,展私计,志在此尔。(《南齐书·刘?传》,永明初,竟陵王子良请为司徒记室,?与张融、王思远书。)

  ◎ 刘?

  ?字子?敬,?弟,宋泰豫中为明帝挽郎,建平王景素为镇军,举秀才,历镇北主簿、法曹参军、邵陵王征虏安南参军。齐受禅,为武陵王晔冠军征虏参军、豫章王太尉掾。文惠太子召入侍,寻署中兵、兼记室参军、大司马军事、射声校尉,有集三卷。    ◇ 上书理宋建平王景素

  臣闻曾子孝於其亲而沈乎水,介生忠於其主而焚於火,何则?仁也不必可依,信也不必可恃。昔者墨翟议云梯於荆台之下,宋人逐之;夷叔为卫军隐难於晋,公子殪之;李牧北逝强胡之旗,南拒全秦之卒,赵王不图其功,赐以利剑;陈蕃白首固义,忘生事主,汉灵不明其忠,卒被刑戮。彼数子者,皆身栖青云之上,而困於泥尘之里,诚以危行不容於衰世,孤立聚尤於众人,加谗谄蛆蛊其中,谤隙蜂飞而至故也。臣闻浸润之行,骨肉离绝,疑似一至,君臣易心,此中山所以?欷奏乐,孟博所以慷慨囊头者也。臣每惟故举将宋建平王之祸,悲彻骨髓,气凝霜霰。今璇鼎启运,人神改物,生罪尚宥,死冤必申。臣诚不忍王之负谤而不雪,故敢明言其理。

  臣闻孝悌为志者,不以犯上,曾子不逆薪而爨,知其不为暴也;秦仁获?,知其可为傅也。臣闻王之事献太妃也。朝夕不违养,甘苦不见色。帐下进珍馔,太妃未食,王投箸辍饭。太妃起居有不安,王旁行蓬发。臣闻求忠臣者於孝子之门,安有孝如王而不忠者乎?其可明一也。

  当泰始、元徽中,王公贵人无谒景宁陵者,王独抗情而行,不以趋时舍义,出镇入朝,必亻免拜陵所。王尚不弃先君,岂背今君乎?其可明二也。

  王博闻而容众,与谏而爱士,与人言??若有伤。闻人之善,誉而进之,见人之恶,掩而诲之。李蔚之,蓬庐之寒素也,王枉驾而讯之;何季穆等,宣简王之旧也。王提挈以升之,王虚己以厚天下之士,尚不欲伤一人之心,何乃亲戚图相菹脍乎?其可明三也。  臣昔以法曹参军,奉讯於听朝之末。王每断狱,降声辞,和颜色,以待士女之讼。时见夏伯以童子缧絷,王怆然改貌,用不加刑。徐州尝岁饥,王散秩粟俸帛,以继民之乏。蠲理冤疑,咸息繇务,所在皆有爱於民。臣闻善人,国之纪也。安有仁於民庶,而虐其宗国者乎?其可明四也。

  王?身洁行,言无近杂,内去声酌之娱,外无田弋之好。每所临践,不加穿筑,直卫不繁,第宅无改。荆州高斋,刻楹柏构,王废而不处。昔朝廷欲赐王东陵甲第,又辞而不当。两宫所遗珍玩,尘於笥箧。无他嬖私,不耽内宠,姬嫱数人,皆诏令所赐。王身食不逾一肉,器用瓦素,时有献镂玉器,王顾谓何昌寓曰:「我持此安所用哉?」乃谢而反之。王恭己蹈义若此。其可明五也。

  王之在荆州也,时献太妃初薨,宋明帝新弃天下。京畿诸王,又相继非命,王乃征入为太常,楚下人士并劝勿下,王谓:「为臣而距先皇之命,不忠;为子不奉亲之窀穸,不孝。」於是弃西州之重,而匍伏北阙。王若志欲倔强,便应高枕江汉,何为屈折而受制於人乎?其可明六也。

  王名高海内,义重太山,耆幼怀仁,士庶慕德。故从昏者忌明,同枉者毁正,搦弦为钩,张一作百,行坐咳嚏,皆生风尘。会王季符负罪流谤,事会谗人之心,权丑相扇,鸱枭奋翼。王虽遘愍离凶,而诚分弥款,散情中孚,挥斥满素。虞玩之衔使归旋,世子入质京邑,续解徐州,请身东第,後求会稽,降阶外抚。虞玩、殷焕实为诠译,诚心殷勤,备留圣听。王若亻舟张跋扈,何事若斯?其可明七也。  自是以後,日同殊论,苍梧之衰德既彰,群小之奸慝弥广,下盈其毒,上不可依。时长王并见诛锄,公卿如蹈虎尾,众人翕翕,莫不注仰於王。厢阁诸人,同谋异志,王心不从利,忠不背本,执周天锡而斩之,以距王宜与等,遣司马孙谦归款朝廷。王若欲拟非觊,宁当如此乎?其可明八也。

  又是年五月以後,道路皆谓阮佃夫等欲潜图宫禁,因兵北袭,而黄回、高道庆等傅构其事,武人奖乱,更相恐胁。至六月而京师征赋车徒,将讲众北垒,都鄙疑骇,佥言衅作。垣祗祖因民情嚣荡,扬声北奔,绐辞惑众,穷乱极祸。会州人自都还,说:「掖门已闭,殊不知台中安不?」王既素籍异论,谓为信然,收率疲弱,志在投散,冰炭在怀,但恐迟後。何图兵以顺出,翻为逆动乎?夫往来之人,喧哗幻惑,皆出辇毂,非从徐州起也。且台以六月晦夜无何呼北兵已至,皆登陴抽刃,而朱方七月朔犹缓带从容,其晚闻京都变乱,始乃鸠兵简甲耳,王岂先造祸哉!其可明九也。

  王闻京室有难,坐不安,食不甘,言及太后,未尝不交巾掩泣。又临危之际,抚槛而叹曰:「吾恐三才於斯绝矣。」兹岂不诚在本朝,以天下为忧乎。自非深忠远概,孰能身灭之不恤,独眷眷国家安危哉?其可明十也。

  夫王起兵之日,止在匡救昏难,放殛奸盗,非它故也。请较言之。当时君臣之道,治乱云何?杨运长、阮佃夫,为有罪耶?无罪耶?若其无罪,何故为戮?若其有罪,讨之何辜?王岂不知君亲之无将乎?顾以救火之家,岂遑先白丈人,非不恭也。徒以运属陵丧,智力无所用之,蹉跌倾覆,此乃时也,岂谓反乎?果然今日王亡,明日宋亡,王何负於社稷,何愧於天下哉!

  臣闻武王克商,未及下车,而封王子之墓,汉高定天下,过大梁,蹑燕、代,?信陵之祀,存望诸之裔;晋世受命,亦追王凌之冤,而诏其孙为郎。夫比干,殷辛之罪人也;无忌,魏之疑臣也;乐毅,燕之逃将也;彦云;齐之贼而晋害也。适逢圣明之君,革运创制,昭功诚,荡嫌怨,清议以天下之善也。或殊世而相明,故四贤咸济其令问,三后驰光於万叶,君子荣其辉,小人服其义。今陛下尊英雄之高轨,振逸世之奇声,何至仍衰世之异议,以掩贤人之名哉。若王之中外不明,终始忄舀德,臣惧方今之人,不复为善矣。且世之兴衰,何代无有,今齐苗裔万世之後,其能无污隆乎。苟前良可废,何以劝後之能者。伏愿上同周、汉、西晋之如彼,下为来胤垂范之如此。傥能隆明诏,笺枉道,使往王得洗谤议,拯冥魂,赐以王礼反葬,则民之从义,犹若回风之卷草也。臣闻鹳鸣皋垤,则降阴吐雨;腾蛇耸跃,而沈云郁冥。但伤臣言轻落毛,身如横芥,神高听邈,终焉莫省,直欲内不负心,庶将来知王之意耳。(《宋书·建平王宏传》)

  ◎ 刘善明

  善明,平原人。仕宋为治中从事,举秀才,泰始中为宁朔长史、北海太守,除尚书金部郎,迁绥远将军、冀州刺史,除屯骑校尉,出为海陵太守,还为後军将军、直阁,元徽中为辅国将军、西海太守,行青冀二州刺史,升明初,征为冠军将军、高帝骠骑谘议、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迁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黄门郎,领後军将军、太尉右司马。齐受禅,为征虏将军、淮南宣城二郡太守,封新淦伯,卒。赠左将军、豫州刺史,谥烈伯。有集十卷。

    ◇ 上表陈事  周以三圣相资,再驾乃就。汉值海内无主,累败方登。魏挟主行令,实逾二纪。晋废立持权,遂历四世。景祚攸集,如此之难者也。陛下凝晖自天,照湛神极,睿周万品,道洽无垠。故能高啸闲轩,鲸鲵自翦,垂拱云峦,九服载晏,靡一战之劳,无半辰之棘,苞池江海,笼苑嵩岱,神祗乐推,普天归奉,二三年间,允膺宝命,胄临皇极,正位宸居,开辟以来,未有若斯之盛者也。夫常胜者无忧,恒成者好怠。故虽休勿休,姬旦作《诰》;安不忘危,尼父垂范。今皇运草创,万化始基,乘宋季叶,政多浇苛,亿兆倒悬,仰齐苏振。臣早蒙殊养,志输肝血,徒有其诚,曾阙埃露。夙宵惭战,如坠渊谷,不识忌讳,谨陈愚管,瞽言刍议,伏待斧钺。  所陈事凡十一条:其一,以为:「天地开创,人神庆仰,宜存问远方,宣广慈泽。」其二,以为:「京师浩大,远近所归,宜遣医药,问其疾苦。年九十以上及六疾不能自存者,随宜量赐。」其三,以为:「宋氏赦令,蒙原者寡。愚谓下赦书,宜令事实相副。」其四,以为:「匈奴未灭,刘昶犹存,秋风扬尘,容能送死。境上诸城,宜应严备,特简雄略,以待事机,资实所须,皆宜豫办。」其五,以为:「宜除宋氏大明太始以来诸苛政细制,以崇简易。」其六,以为:「凡诸土木之费,且可权停。」其七,以为:「帝子王姬,宜崇俭约。」其八,以为:「宜诏百官及府州郡县,各贡谠言,以弘唐虞之美。」其九,以为:「忠贞孝悌,宜擢以殊阶,清俭苦节,应授以民政。」其十,以为:「革命惟始,天地大庆,宜时择才辩,北使匈奴。」其十一,以为:「交州险?,要荒之表,宋末政苛,遂至怨叛。今大化创始,宜怀以恩德,未应远劳将士,摇动边氓。且彼土所出,唯有珠宝,实非圣朝所须之急。讨伐之事,谓宜且停。」(《南齐书·刘善明传》)

    ◇ 遗崔祖思书

  昔时之游,于今邈矣。或携手春林,或负杖秋涧,逐清风於林杪,追素月於园垂,如何故人,徂落殆尽。足下方拥旄北服,吾剖竹南甸,相去千里,间以江山,人生如寄,来会何时?尝览书史,数千年来,略在眼中矣。历代参差,万理同异。夫龙虎风云之契,乱极必夷之几,古今岂殊,此实一揆。日者沈攸之拥长蛇於外,粲、秉复为异识所推;唯有京镇,创为圣基。遂乃擢吾为首佐,授吾以大郡,付吾关中,委吾留任。既不辨有抽剑两城之用,横槊搴旗之能。徒以挈瓶小智,名参佐命,常恐朝露一下,深恩不酬。忧深责重,转不可据,还视生世,倍无次绪。藿羹布被,犹笃鄙好,恶色憎声,暮龄尤甚。出蕃不与台辅别,入国不与公卿游,孤立天地之间,无猜无托,唯知奉主以忠,事亲以孝,临民以洁,居家以俭。足下今鸣笳旧乡,衣绣故国,宋季荼毒之悲,已蒙苏泰;河朔倒悬之苦,方须救拔。遣游辩之士,为乡导之使,轻装启行,经营旧壤,令泗上归业,稷下还风,君欲谁让邪?聊送诸心,敬申贫赠。(《南齐书·刘善明传》)

    ◇ 答释僧岩书  庄篇有弱丧之谬,释典有穷子之迷。每读其书,为之长慨。敬慎发肤,扬名後史,仰显既重,俯宏为大,远寻圣言,斯教为最,近取诸身,实迷情理。瞿昙见此,亦当莫逆於心,况君辨破秋毫,识洞今古,裂冠不疑,拔本不悟,幽冥相骇,遐迩致惊。昔吕尚抱竿於八十之年,志钓(案:志钓上下有阙文。)由时未遇。君沈沦未及,冀能有美若人耳,如其不尔,敢不悲哉!仆忝莅梓藩,庶在明仄,观贡帝庭,必尽才懿,故欲通所未通,屈所未屈。如来告纷纭,有乖真唱,苟为诞说,岂所期邪。昔王祥樵采沂侧,耳顺始应州命;公孙弘牧豕海上,白首方充乡举。终能致位元台,朝天燮地,道畅当年,声留万载。君意何如?敬布腹心,想更图之。刘君白答。(《弘明集》十一)

    ◇ 再答  重获来简,始见玄解,皎然之悟,可谓相视而笑矣。君识鉴众流,智该理奥,每检感应之源,穷寻分合之说,何常不句句破的,洞尽义宗。而苟自谦光,乖其侧席,仍踵覆车,无诲败辙,非知之难,行之不易也。夫去国三年。见似家人者喜,作客日久,宁不悲心。今誓舍重担而安坐,弃羁旅如还家,对孔怀之好,敦九族之美,赵门欣欣,为乐已甚。况复文明御运,姬召协政,思贤赞道,日昃忘飧。以君之才,弘君之德,带玉声朝,披锦振远,功济世猷,名扬身後。与夫髡翦之辱,鳏绝之苦,岂可同年而语哉?相与契阔久要,颇练深志,若隐展禽之贤,恐招臧氏不忠之责,故力疾题心,重敷往白,岁云暮矣,时不相待,君其勉之,勿有噬脐之悔,刘君白答。(《弘明集》十一)

    ◇ 三答

  君谈天语地,神情如镜,抽毫拂简,智思入渊,而幼失理根,蹭蹬皓发。惜君之才,恒用叹息,君虽心在云上,而形居坎下,既与黄雀为群,恐没鸾?之美。故率弓帛之礼,屈应宾主之举,徽牍三枉,陋札再酬。苟自谦冲,固辞年耄。度君齿德,方享元吉,未能俯志者,正当游翔择木,待椅桐竹实耳。鄙命轻召,曷足降哉。敬揖清风,肃从所尚,本图既乖,裁还惭悯。刘君白答。(《弘明集》十一)

  ◎ 吕安国

  安国,广陵广陵人。宋大明末为将领,泰始中为建威将军,封钟武县男,累迁至宁朔将军、义阳太守,改封湘南县男,徙司州刺史,领义阳太守,迁右军将军,假辅师将军,元徽中为晋熙王征虏司马,转游击将军,出为辅师将军、兖州刺史,进号冠军将军,加散骑常侍、征虏将军,升明初为湘州刺史,寻进号前将军。齐受禅,转右卫将军,加给事中,改封湘乡。武帝即位,授平西将军、司州刺史,领义阳太守,徙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复为都督湘州刺史,征为光禄大夫,迁都官尚书,领太子左率,迁领军将军,又迁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兖州中正,卒。谥肃侯。    ◇ 请置东平郡启

  北兖州民戴尚伯六十人诉:「旧壤幽隔,飘寓失所,今虽创置淮阴,而阳平一郡,州无实土,寄山阳境内。窃见司、徐、青三州,悉皆新立。并有实郡。东平既是望邦,衣冠所系。希於山阳、盱眙二界间,割小户置此郡,始招集荒落。使本壤族姓,有所归依。」臣寻东平郡既是此州本领,臣贱族桑梓,愿立此邦。(《南齐书·州郡志》上,永明七年,光禄大夫吕安国启。)

  ◎ 裴昭明

  昭明,河东闻喜人,宋南中郎参军る子。泰始中太学博士,元徽中出为长沙郡丞。入齐,历祠部通直郎,永明中为始安内史,建武初为安北长史、广陵太守,有集九卷。

    ◇ 议皇太子纳征礼

  按周礼,纳征,玄?束帛俪皮。郑玄注云:「皮为庭实,鹿皮也。」晋太子纳妃注,「以虎皮二。」太元中,公主纳征,以虎豹皮各一具。岂谓婚礼不辨王公之序,故取虎豹皮以尊革其事乎。虎豹虽文,而征礼所不用。熊罴吉祥,而婚典所不及。圭璋虽美。或为用各异。今帝道弘明,徽则光阐,储皇聘纳,宜准经诰。凡诸僻谬,并合详裁。虽礼代不同,文质或异,而郑为儒宗,既有明说,守文浅见,盖有惟疑。(《宋书·礼志》一,明帝泰始五年十一月,博士裴昭明议,又见《南齐书·裴昭明传》,《南史》三十三,《通典》五十八。)

    ◇ 郊殷议

  今年七月宜殷祠,来年正月宜南郊明堂,并祭而无配。(《南齐书·礼志》上,建元元年七月,曹郎中裴昭明、仪曹郎中孔?议。)

  ◎ 刘祥

  祥字显征,东莞莒人,宋吴郡太守式之孙。仕宋为巴陵王征西参军,历骠骑、中军二府,高帝太尉东阁祭酒、骠骑主簿。齐受禅,为冠军征虏功曹,除正员郎,永明初迁长沙王镇军、谘议参军,历鄱阳王征虏、豫章王大司马谘议、临川王骠骑从事中郎,以连珠忤旨徙广州,卒。有集十卷。

    ◇ 对狱鞠辞

  被问「少习狡异,长而不悛,顷来饮酒无度,轻议乘舆,历贬朝望,每肆丑言,无避尊贱。」迂答奉旨。囚出身入官,二十馀年,沈悴草莱,无明天壤。皇运初基,便蒙抽擢,祭酒主簿,并皆先朝相府。圣明御宇,荣渥弥隆,谘议中郎,一年再泽。广筵华宴,必参末列,朝半问讯,时奉天晖。囚虽顽愚,岂不识恩?有何怨望,敢生讥议?囚历府以来,伏事四王;武陵功曹。凡涉二载;长沙谘议,故经少时;奉隶大司马,并被恩拂;骠骑中郎,亲职少日;临川殿下不遗虫蚁,赐参辞华;司徒殿下文德英明,四海倾属。囚不涯卑远,随例问讯,时节拜觐,亦沾眄议。自馀令王,未被祗拜,既不经伏节,理无厚薄。敕旨制书,令有疑则启,囚以天日悬远,未敢尘秽。私之疑事,卫将军臣俭,宰辅圣朝,令望当世,囚自断才短,密以谘俭,俭为折衷,纸迹犹存。未解此理云何敢为「历贬朝望。」云囚「轻议乘舆」,为向谁道?若向人道,则应有主甲,岂有事无仿佛,空见罗谤?囚性不耐酒,亲知所悉,强进一升,便已迷醉。其馀事事自申。(《南齐书·刘祥传》)

    ◇ 连珠(十五首)  盖闻兴教之道,无尚必同;拯俗之方,理贵祛弊。故揖让之礼,行乎尧舜之朝;干戈之功,盛於殷周之世。清风以长物成春,素霜以凋严戒节。

  盖闻鼓{卉鼓}怀音,待扬桴以振响;天地涵灵,资昏明以垂位。是以俊义之臣,借汤、武而隆;英达之君,假伊、周而治。

  盖闻悬饥在岁,式羡藜藿之饱;重炎灼体,不念狐白之温。故才以偶明为劭,道以调俗为尊。

  盖闻习数之功,假物可寻;探索之明,循时则缺。故班匠日往,绳墨之伎不衰,大道常存,机神之智永绝。

  盖闻理定於心,不期俗赏;情贯於时,无悲世辱。故芬芳各性,不待汨渚之哀,明白为宝,无假荆地之哭。

  盖闻百仞之台,不挺陵霜之木;盈尺之泉,时降夜光之宝。故理有大而乖权,物有微而至道。

  盖闻忠臣赴节,不必在朝;列士匡时,义存则干。故包胥垂涕,不荷肉食之谋;王蜀?投身,不主庙堂之算。  盖闻智出乎身,理无或困;声系於物,才有必穷。故陵波之羽,不能净浪;盈岫之木,无以辍风。

  盖闻良宝遇拙,则奇文不显;达士逢谗,则英才灭耀。故坠叶垂荫,明月为之隔辉,堂宇留光,兰灯有时不照。

  盖闻迹慕近方,必势遗於远大;情系驱驰,固理忘於肥遁。是以临川之土,时结羡网之悲,负肆之氓,不抱屠龙之叹。

  盖闻数之所隔,虽近则难;情之所符,虽远则易。是以陟叹流霜,时获感天之诚;泣血从刑,而无悟主之智。

  盖闻妙尽於识,神远则遗;功接於人,情微则著。故钟鼓在堂,万夫倾耳;大道居身,有时不遇。

  盖闻列草深岫,不改先冬之悴;植松涧底,无夺後凋之荣。故展禽三黜,而无下愚之誉;千秋一时,而无上智之声。

  盖闻希世之宝,违时则贱;伟俗之器,无圣必沦。故鸣玉黜於楚岫,章甫穷於越人。

  盖闻听绝於聪,非疾响所达;神闭於明,非盈光所烛。故破山之雷,不发聋夫之耳;朗夜之辉,不开?蒙叟之目。(《南齐书·刘祥传》)

《全齐文》 相关内容:

前一:卷十七
后一:卷十九

查看目录 >> 《全齐文》


国学迷 十三經注疏三百四十七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四十七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四十七卷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附釋音尚書注疏二十卷校勘記二十卷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監本附音春秋公羊注疏二十八卷校勘記二十八卷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春秋左傳註疏六十卷 春秋公羊註疏二十八卷 仿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孟子注疏解經十四卷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十三經注疏校勘記二百四十八卷 十三經注疏校勘記識語四卷 通志堂經解一百四十種 通志堂經解一百四十種 通志堂經解一百四十種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百九十卷 皇清經解一百九十卷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後觀石錄:1卷 越語肯綮錄:1卷 何御史孝子嗣主復位錄:1卷 湘湖水利志:3卷 蕭山縣志刋誤:3卷 杭志三詰三誤辨:1卷 天問補注:1卷 館課擬文:1卷 折客辨學文:1卷 答三辨文:1卷 釋二辨文:1卷 辨聖學非道學文:1卷 辨忠臣不徒死文:1卷 古禮令律無繼嗣文:1卷 古令無慶生日文:1卷 禁室女守志殉死文:1卷 勝朝彤史拾遺記:6卷 武宗外紀:1卷 後鑒錄:7卷 蠻司合志:15卷 韵學要指:11卷 賦:4卷 九懷詞:1卷 誄文:1卷 詩話:8卷 詞:2卷 填詞:6卷 擬連廂詞:1卷 二韻詩:3卷 七言絶句:8卷 排律:6卷 七言古詩:13卷 五言律詩:6卷 七言律詩:10卷 七言排律:1卷 五言格詩:5卷 雜體詩:1卷 徐都講詩:1卷 澹香閣詩鈔:紅蕖吟館詩鈔:幽篁吟館詩鈔:小紅蕖館坿刻:小幽篁館坿刻:1卷 澹[ju]軒詩初稿:4卷, 詞:1卷 天游閣詩集:2卷 蓮因室詩集:2卷, 詞集:2卷 叢筆軒遺藁:三卷 吟翠樓詩稿:1卷, 附刻:1卷 信芳閣詩草:5卷 慈暉館詩詞草 靜香閣詩存 古歡室集 緯青遺稿:1卷 龍譚精舍叢刻 孫夫人集:1卷 臥月軒稿:3卷 梅花閣遺詩:1卷 淵鑑類函:[450卷] 李元輔集:18卷 寫韻軒小稿:2卷 廣韻藻:6卷 意林:[5卷, 補遺 陝西延綏鎮志:6卷 甘肅通志:50卷, 卷首:1卷 重修肅州新志:肅州新志:不分卷 正寧縣志:甘肅:18卷 寶坻縣志:[十八卷 玉田縣(河北)志:玉田縣志:10卷 兩當縣志:4卷 西和縣志:4卷 臯蘭縣志:20卷 安定縣志:8卷 涇州誌:2卷 寧遠縣志:寧遠縣(甘肅)志:寧遠縣志續略:續刻書院原委:6卷 ; 寧遠縣志續略:8 卷, 附續刻書院原委 清水縣志:16卷 寧州志:5卷 靜寧州志:8卷, 卷首1卷 直隸秦州新志:秦州新志:12卷, 首末各1卷 秦安志:9卷, 附補 隴西縣志:12卷 潼川府志:12卷 廣元縣志:13卷, 卷首:1卷 邯鄲縣志:邯鄲縣(直隸)志:12卷 大名縣志:大名縣(直隸)志:40卷 鎮番縣志:五凉考治六德集全誌第2卷仁集鎮番縣志:1卷 多歲堂詩集:4卷, 詩載賡集:2卷, 試律詩集:1卷 聽鐘樓詩稿:8卷 崇百藥齋續集, v.6 only:崇百藥齋三集, v.6 only:五眞閣吟稿, v.6 only:合肥學舍札記, v.6 only:4卷 岱雲編:3卷 列朝詩集:歷朝詩集:[八十一卷] 遂寧縣志:12卷, 卷首:1卷 西圃叢辨:32卷 續表忠記:8卷 蒲江縣志:4卷 湖廣通志:八十卷, 圖考一卷 灌縣志:12卷, 卷首:1卷 襄陽府志:40卷, 卷首:1卷 甘州府志:甘肅府志:16卷, 坿卷首:1卷 齊東縣志:齊東縣(山東)志:8卷, 圖:1卷 荊門州志:36卷, 卷首:1卷 武昌府志:12卷 荊州府志:58卷, 卷首:1卷 平陰縣志:平陰縣(山東)志:4卷 武昌縣志:10卷, 卷首:1卷 利津縣志:利津縣新志:10卷 鹽亭縣志:8卷, 卷首:1卷 宜都縣志:12卷, 首末各1卷 滎經縣志:9卷, 卷末:1卷 鄖西縣志:20卷 永新縣志:10卷 隨州志:4卷 竹山縣志:27卷 南安府志:22卷 彭澤縣志:16卷 南安府大庾縣志:大庾縣志:大庾縣續志:二十卷, 首一卷 臨川縣續志:臨川縣(江西)續志:12卷 永順縣志:4卷 太平府志:增修太平府志:光緖重印康熙安徽太平府志:康熙安徽太平府志:安徽太平府志:[40卷, 卷首 1卷] 靈璧縣志略:四卷, 卷首 江南通志:[200卷, 序目1卷, 卷首4卷] 安鄉縣志:8卷 溆浦縣志:20卷, 卷首卷末各1卷 徽州府志:18卷, 圖:1卷 潁州府志:10卷, 卷首:1卷 江苏丹阳云阳孙氏宗谱 绵竹县彭氏宗谱 山西山阴高山疃崔氏族谱 台湾桃园林氏祖墓建设计划辑要 台湾台中雁门堂田家族谱 湖南安化李氏族谱 台湾苗栗陈姓族谱 居仁黄氏家谱 湖北黄冈义陈宗谱 台湾苗栗廖氏族谱 江西吉安慎堂宋氏祖谱 广东番禺山阴汪氏谱 台湾高雄尤氏家谱 何氏大同宗谱 江苏武进常州篁村陈氏宗谱 台湾嘉义黄氏家谱考 海南定安何氏家谱 韩氏族谱 韩界头支系 湖南湘阴杨氏宗谱 台湾台东陈氏家谱 湖北黄冈林氏宗谱 浙江义乌竺溪莲塘任氏宗谱 湖南益阳清修夏氏族谱 袁氏同宗会谱 江苏糜氏宗谱 江苏汾阳汾阳郭氏族谱 台湾台北[方氏功德榜] 湖南宜章谭氏祖谱 浙江浦江浦阳花墙潘氏宗谱 湖北罗田龚氏宗谱 翁台湾澎湖翁氏族谱 江蘇丹徒 京江何氏家乘 浙江上虞宋氏宗谱 江苏武进蒋氏宗谱 台湾台北郑氏族谱 崇邱顾氏宗谱 湖南新化蒋氏族谱 湘阴周氏族谱 吴中纪革叶氏世谱 山东乐陵董氏族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email protected]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山东十一选五的走势 股票融资贷款 重庆快乐10分 甘肃十一选五 江苏十一选五定牛 幸运3D色谱走势图 大象配资 大赢家足球即时指数 摔角传奇 30选5怎么中奖 青海十一选五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 黑龙江省p62开奖 双色球 15选5开奖结果查 幸运飞艇是正规的吗